白谷夜山

这里长风,搬运lunn有关作品,已有授权!( ・ω・)

高三党,长弧,偶尔冒泡♡

★高亮 这里是一个,很【杂食】的家伙,只要是好吃的粮,都喜欢!所以你会发现我推荐不同的粮。

Dream厨,Cross厨,他们真的好♡

然后,敲喜番喵叽!←她敲棒,唔,她是我的!!!(…)

喜欢开车(……)特别是,二轮自行车🚲虽然一直没成功,但是我会努力的。

【海盗Paro】海盗的交易

*第二章

*角色属于各位亲妈!(๑´ั╰╯`๑)

★高亮 腐向同人 CP:Dream x Cross

★开车可能在后续某章,我一定要把车开起来!

*高三要长弧,等我六月回来,我一定把它更完!!

——————————————————————————

随着海浪波动的甲板左右摇晃着,在迷雾围绕下,仅仅只能看见离船很近的礁岩。Cross撑住船边往下看去,凭借熟悉的经验观察着船体吃水的深度。

无论在海上生活了多久,你还是不清楚风平浪静之后的海面下究竟隐藏着什么。昏暗的大海仿佛永远在孕育着不知名的生物。比如说那个黑不拉几的章鱼。想到那位传说是从迷雾之海活着出来的船长,Cross拼命忍住笑出声的欲望,抬掌遮掩住牙关,连忙制止自己接着往下想。至少现在还在在人家船上,他还想活着。

"你看上去很开心,你在想什么?Cross。"

脑海中美好的画面蓦然被打断,身旁空位被黑色取代。…是nightmare。Cross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能够去参选预言师,收回刚刚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小心揣摩着话语,转身面对着他。

"……咳,不,没有。有什么吩咐吗?船长。"

"只是谈话而已。"

黑色黏液沿着衣服不断坠落,看上去柔软的触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但几乎所有船员都知道,它们一旦收到主人情绪的指示,会变成多可怕的存在。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询问一下最近的事情。厨房一直是由你来下厨,当然,料理很美味,但仓库里的东西每次都会少上一份,特别是水果,我想你知道水果对于船上的家伙来说有多重要。"

"Huh?抱歉,可能是我的失误,最近我会注意有没有人靠近。"

"我期待结果。还有,听说你经常陪着那位船底的囚犯说话?heh,感受到了吗?他身上那种来自骨子里的愚蠢。"

他说的是Dream。Cross犹豫了片刻,明黄色的身影浮现在脑海当中,温暖的笑容仿佛初生的太阳心弦被触动几分。总而言之,是个还算不错的家伙,毕竟船上的怪物们都不正常,无论从武力值,还是精神方面。包括爱好。

Nightmare晃动着触手,骨掌放到了木质船沿上,指尖轻轻敲打着的声响将Cross的注意拉回现实。

"大概吧。"

"也许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在你们之间达成,Cross。"

沾满黏液的触手顺着Cross的腿骨缠绕,冰凉的半凝固液体沿着踝骨滑下,Cross颤抖着骨架忍住脑海中抗拒的想法,还未被牵制住的另一脚带着身子向后侧身退步。尖触从攀爬到颊骨旁轻蹭,身子的战栗毫不意外表达了抗拒,被拉近甚至可以清晰看到那双被遮住眼眸。

"哇哦,抱歉,这些沾到你的脸上了。你在你害怕它吗?但是,我不介意把它塞进你嘴巴里。"

"现在,离他远点,Cross。他可不想他所表现的一样。而且,你是我带回来的,你要学会为你的行为负责。"

困住身体的触手缓缓松开回到主人身边,蓝绿色的眸子像刀片扎入Cross的脑中。Nightmare不再管摔坐在地板上的Cross,大笑着回身踏上楼梯。

"现在起风了,回到你的位置上,伙计。"

Cross抬眸扫视挂在墙壁上金属做的厨具,脑袋里仍是重复着Nightmare的话语,手中的勺子不断搅拌锅汤犹豫不决思考着。Dream…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被抓到船上?来不及细想,鼻骨闻到焦味时才反应过来,急忙低头看向锅,停下火,用布料包住俩侧抬到外桌上。

宽敞的桌子上放着热腾腾的食物,金黄色的面包放在有缺口的盘子里,被搭成整齐的样子。被炸好的肉排与滚烫的肉汤放在一起,半透明的汤上飘浮着些许绿色的蔬菜,洗好的水果被放到桌子临近门的地方。晚餐的丰盛程度总是让船里的怪物们大体满意,嚷嚷着加餐的总是头上破裂的那位家伙之外也没有了。

Cross用小碗装好汤,从做好的三明治中拿出一个放到餐盘当中。准备离开到船底的时候脑袋上突然多了一个软乎乎又温暖的东西。小声喵呜的肉团子陪着他一起来到甲板下的笼子前,被推开的木扉被轻轻合上。将盘子轻放在老地方,软绵绵的东西从头顶轻巧跳下落到一旁的木桶上,Cross顺势便扶住栏杆蹲下来,想要轻声提醒他。但是蜷缩在草堆里的骷髅睡得很沉,应该说都归功于Cross。

自打Dream和Cross有过交流后,Cross愈发发现这个家伙是个纯天然的太阳,和外面不时怼起来打闹的怪物来说,他简直温和的像阳光照射下平静的海面。但Cross仅仅来的几次,和他谈话时也能发现Dream的疲惫,将自家猫咪的珍贵的不行的牛奶偷偷拿出来加热放糖给Dream送过去,喝下去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梦想家浅笑着的嘴角,示意着主人做了什么好梦,没扣好的纽扣露出紧缩在肋骨里面金色苹果状的灵魂,齿骨张合小声唸语着什么。Cross感觉颊骨微微发烫,醺冷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燥热起来。耳骨里响彻着灵魂不安暴躁的跳动声,不确定是否该打破这个美好的画面。

黑白相间的猫咪发出清脆甜腻的娇语,但在Cross耳中却又是另一番。

"喵呜——。"

"Cross你还不快把他叫起来!!我还没吃东西呢,你别忘记你可是前天就答应我煮牛奶了。"

"我知道了,但是你能不能小声一点,他还在睡觉。"

"你看,你现在不就像个热恋中的姑娘一样吗?不对,你现在不像,但是穿个裙子就像了。"

"Chara你闭嘴,我根本不喜欢他,他只是我应该管理的家伙而已!而且,他很疲惫了…"

"哈,伟大的Cross永远不会喜欢别人,除了他的Taco,那你以后不打算和玉米卷在一起?"

"你再说我就把你的巧克力全部藏起来。"

"等等,你要对我的巧克力做什么!"

迷糊中看出炸毛的猫团和熟悉的身影,而最后发出的尖锐叫声把Dream从梦境拉回现实。拄着身下的干草铺Dream坐了起来,不忍心打扰,微笑着看着他们。俩人看似摩擦,但在心底产生的希望催使梦想家逐渐恢复精神。

Cross注意到Dream醒过来,不再理睬面前的家伙,凑近低声询问。

"还好吗?"

"当然了,很感谢你的牛奶。"Dream很感谢他,在前几天自己入睡都得费很大的劲,甚至说根本睡不着。那杯牛奶应该说是很珍贵的东西了,一直保留着到船上的话。Dream觉得自己应该做什么补偿一下。

"Cross?介意把手给我一下吗?"

"嗯?你准备做什么?"

"一个惊喜?"

"好吧…"

Cross抬起拐骨伸过栏杆,迎接骨掌的是被Dream稍微细小的双手握住。第一次尝试被别人握住双手,Cross侧过脸感觉有些羞耻。天使,大概是现在仅能想象到的词汇,包含着璀璨星空的眼眸逐渐阖起,浑身漂浮着金黄色的魔力点缀着他们的中心——太阳。

"我想和你有个交易,Cross"

梦想眨眨眼,合起的牙关并没有说任何的话语。来自于那骨的希望促使着将心中酝酿已久的想法说出口。

"我会给予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作为交换,我需要,Cross,我需要你带我离开这里。"

———————————————————————————

XD略略略,很感谢你看到这里,虽然倆万字没到,但我会抽空继续更新的!

评论(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