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谷夜山

这里长风,搬运lunn有关作品,已有授权!( ・ω・)

高三党,长弧,偶尔冒泡♡

★高亮 这里是一个,很【杂食】的家伙,只要是好吃的粮,都喜欢!所以你会发现我推荐不同的粮。

Dream厨,Cross厨,他们真的好♡

然后,敲喜番喵叽!←她敲棒,唔,她是我的!!!(…)

喜欢开车(……)特别是,二轮自行车🚲虽然一直没成功,但是我会努力的。

【短篇】An exciting trip.

#ZephyrTale

#属于comyet亲妈!图原原设定作者,作者已开放创作授权√

#(๑´╰╯`๑)因为算是龙骑士一样的AU!所以就很想尝试一下如果幼年的sans大半夜做些男孩子【有可能做】的事情,会发生什么?
     
——————————————————————————————
      连绵山脉延至天边,丰茂树木盖住深色山脊。Sans紧紧抱住属于眼前巨大骷髅龙的脊骨,身子随着本不该属于亡灵的呼吸上下起伏。比起夏天躁动的蝉声,耳边充斥着灵魂跳动不安的声响后背析出些许汗滴有些不适,上身不自觉稍稍前倾,显然自己不适合大龙鞍马光滑宽大的位子,身子随着惯性往前滑动,双手紧扣住骑鞍边缘坐稳。
      
  
       肩骨突然被扶住,抬头望向熟悉的笑脸,见他张口拟出话语却丝毫听不清,男子模糊的身形忽然被别物遮盖,一双遮掩住天空的黑白骨翼被身下的巨龙伸展开来,原本脚底还能勉强接触地面,落地感蓦然被滞空取代。
    
  
        急速的空气刺激着眼眶忍不住闭起,感觉稍有适应后悄悄瞥眼脚下发觉离地面越来越远,慌忙伸手去抓缰绳却意外抓空,低头向那依旧微笑着不管不顾围观的骨投去求助的眼神却只得到一个挥手,抱住脊骨深叹口气不再看他,冷静下来尝试连接骨龙的精神。骨翼震翅顺着意愿往上盘旋飞行破开云霄,触目可及的是相互累积而苍茫的白雾和巨大的太阳。

        “真漂亮…………”

       Sans扶着脊骨勉强站起,环顾着这不可多得的场景,失重坠落的感觉蓦然充满全身,指骨弯曲向上抓握妄图保持平衡,美景随着落下变成地狱。颊骨触及冰冷的地板,下身盆骨感到剧痛。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瞥向床铺上入目是黑紫相间的帘布,柔软的被褥以及占据自己床位的那位可爱的【不速之客】。爬起坐在地上揉搓着发觉疼痛的地方,等到眼前不再迷糊,骨掌撑地稳住身形坐到床边上,轻轻抚上那骨后背推攘着小声开口。

        “Papyrus……你睡回去吧,那边还有位置呢,我发誓,如果有机会,Aster打算让我帮你挑新床,我一定要买最大的那张。”

       那小山包仿佛听懂话语的内容,磨蹭着往床的另一半移去。重新爬上床铺盖好被子,盯着顶端帘子异色花纹,手掌交叉十指相扣抱住后脑躺倒。

Sans睡意早已寥寥无几,翻身朝向自家弟弟的正面,手拐曲合压在脑下,心中忍不住一热,食指和拇指抚上幼小的脸颊摩挲片刻。骷髅的触感和龙骨极为相似,扭头看向窗外明月乌云的星空,用力拍拍手下的颊骨把他叫醒,挺坐起来跳下床。

        “醒醒,bro,我给你看个好东西,想不想骑龙?”

        随手抓上挂着衣橱里的外衣套上上,瞅着坐在床边迷糊的弟弟把他抱起来放在平时的衣物镜前催促着穿衣。

        牵住小小的手掌轻声推门关起顺着栏杆往下走,搬来凳子垫脚将挂在Aster门口镜子底下的钥匙拿出。Sans把指骨放于齿见示意他嘘声,打开门栏,输入魔力唤醒那庞然大物,用缰绳套住牵着那梦中的骨龙往深林平坦处前行。

        “嘿,bro,你坐前面牵住Updog,我负责控制他,怎么样?”

"当然了!Sansy!我会顺利完成任务的!"

       抬脚爬上跨坐在鞍马间,伸手将Papyrus抱在怀中,将魔力灌入缰绳,连接脑海中的蓝色精神点。披肩被置于稍高石块上的巨龙张开双翼震出的气流吹起,龙身往前一跃煽动翅膀离开地面往云雾之上飞去。

        Sans眼眸稍烫变成龙骨形状染上蓝色波澜,脑海里隐约浮现坐下大物所见的视角,前倾身子试着控制它转方向再往上飞去,伴随着长吟龙啸是突破云雾时雾气扑打颊骨的感觉,倏然有些骤冷缩了缩身子。感到些许吃力,但尽量将龙保持滞空。将怀里激动的小骨头压回坐稳,眯眼笑着拍拍他的头顶,调转头准备下降飞回地面。

        “开心吗?下次再带你来玩吧,该回家了。”

        "Mye!"

       寒意蓦然攀延上在披肩下温暖的脊椎猝不及防打个冷颤,Sans察觉梦中的无力感蔓延四肢,眼前清晰的画面变得越加模糊。平稳飞行的航线开始倾斜直到被甩出龙背,失重和无力占据大脑每一处地方,突然看见怀中仍紧抱着自己的弟弟,抬手回抱住运用瞬移勉强降落到不远处草地上。

        Sans双腿打着颤顺着草地一路滚下,等到停止再松开护着的双手。背脊刺痛感布满全身,忍不住蜷缩身体来缓解疼痛。感受着落在颊骨上的湿润,原本想露出笑容伸手拂去papyrus脸上的泪珠,意识却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放心,我没有问题,只是有点需要……”休息。



     争吵声从屋内穿出,被包成粽子的Sans躺着床上,环住手臂赌气瞥过脸不看身边站着的骨。

     “Aster!!这不公平!为什么我要被禁那么长时间!”

      “你觉得呢?Sans。”

评论(3)

热度(35)